“楼委会”搭起共建共享共治平台

2021-06-07    解放日报

在上海近铁城市广场的下沉空间里,有个很特别的现象:那里身穿蓝色衣服的外卖员特别多,还常常在一扇玻璃门前进进出出。记者心怀好奇走进那扇门,里面一个很大的开放空间,有个人办事用的自助机,有吧台、沙发、餐桌,有饮水机、微波炉等,还布置了一个小型剧场。这个空间取名为“近铁e站”。

一位外卖员主动和记者打起招呼:“我们平时都是在这里休息和上课的,你要喝热水吗?在那边……”外卖员在这里上什么课?他们的休息区怎么会在一个商业广场的显眼位置,而且设备如此齐全?记者有不少疑问,直到看见墙上“楼委会”三个大字,并遇到当天值班的楼委会负责人,“谜题”才一一解开。

近铁城市广场是普陀区的“亿元楼”,里面集聚了一批像“饿了么”这样的互联网企业。此前较长一段时期,因其南北两幢楼分属长征镇、长风新村街道管辖,给入驻的企业和物业方带来不少麻烦。为了解决“一楼两管”问题,2019年,普陀区通过大量走访调研,明确近铁城市广场由长风新村街道全面接管,并帮助近铁城市广场成立了楼宇党委引领下的“楼委会”——好比是商务楼里的“居委会”,专门解决楼里企业“居民”反馈的一应琐事。

在今年的党史学习教育中,普陀区进一步规范了“楼委会”职责,并在精准排摸企业群众需求的基础上丰富了“近铁e站”职能,真正将党群服务、物业服务送到离白领、员工们最近的地方。

记者了解到,近铁城市广场“楼委会”的主任由物业或企业代表负责人担任,委员班子则涵盖业主、街道社工、街道党员干部、街道经济服务专员、物业高管、员工代表等,把楼里楼外的社会资源整合到一起。楼委会承担的职能,也是由里面的企业和商户说了算:白领想要办事方便,楼委会就在楼内设办事“一口受理”的自助机,还把税收减免、社保缴费、入托入学等政策信息汇编在一起,送进每层楼里;遇上需要上级部门协调的麻烦事,楼委会了解情况后直接向有关部门反映,街道第一时间上门走访;要是楼里要举办一些大型活动,楼委会则成了最佳的民主征集平台。正在举办的“五五购物节”中,企业“居民”们就围绕商场怎么组织促销活动,贡献了不少好点子。

外卖员休憩点“近铁e站”,也是楼委会集体决策的成果。考虑到“饿了么”在上海有20万外卖员,平日风吹日晒,想吃口热饭、喝口热水并不容易,“饿了么”公司便将自己的一部分办公场地腾出来,改造成了现在的样子,方便就近的外卖员使用。在此基础上,近铁城市广场把楼委会的办公点也搬了过来。

如今,这处空间每天都在上演着丰富多样的场景:操着不同方言的外卖员一起上情景培训课;商场里爱心商户的“Tony老师”坐镇楼委会,给外卖员免费提供发型设计;楼委会还与周边社区共同打造了“1℃空间”共建品牌,让外卖员利用空闲时间陪伴社区老人聊天,外卖员所在公司根据其公益服务次数和时间,抵消送餐差评,提高他们服务社区的积极性。同时,社区也向外卖员开放党群服务站和社区食堂,让外卖员可以花更少的钱吃一口热乎饭。

楼委会的机制,给“竖起来的社区”搭建了共建共享共治的平台,既使得政府部门、周边社区成为楼宇治理的强有力支撑,也让楼宇党员成为服务社区的重要力量,更增强了群众的向心力和凝聚力。外卖员殷其佳告诉记者,参与了“近铁e站”组织的几场活动后,他向楼宇党委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“不只是我,我们队伍里有7名小伙伴提交了,还有20多位有入党意向。这些活动给了我们开眼界的机会,我们都希望能够向组织靠拢。”

党的十八大以来,上海楼宇党建由早期的点上探索、局部创新向系统建设、整体建设转变,从侧重建支部的“1.0版”,到注重优服务的“2.0版”,再到着力强功能的“3.0版”,逐步迈入以“楼委会”为代表、以“善治理”为典型标志的“4.0版”,推动党的基层组织建设。如今,这种将“居委会”与商务楼宇嫁接的“楼委会”模式已在普陀区推广开来,共有10幢楼宇通过成立楼委会,实现了党建、治理、营商三位一体,大大提升了楼宇的服务能级和市场价值,楼内企业也因此获益颇丰。

如李子园大厦楼委会组建半年来,因问题处置更快捷、管理更精细、服务更周到,楼宇品质大幅提升,租金同比增长了5%。电科大厦因为有了楼委会的精准服务,企业入驻率长期保持在95%以上。天地科技大厦楼委会帮助楼内企业旺翔传媒的办公用房从500平方米扩大到1200平方米,企业新建了数字化产业中心和直播基地,业务量比去年翻了一番。